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豌豆公主

豌豆公主 - 豌豆公主
天色漆黑,天空在掣电,在打雷,在下着大雨。这真有点使人害怕!
  
  茜茜跟随着开门的管家走进城堡的正厅。天哪,经过了风吹雨打之后,她的
样子是多幺难看啊!水沿着她的头发和衣服向下面流,流进鞋尖,又从脚跟流出
来。她需要一个地方躲避暴风雨。
  
  几分钟之后,茜茜开始后悔了,觉得自己宁愿在荒郊野外中淋雨。但是作为
一位尊贵的公主,她还是摆出一副礼貌的笑容,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忍受着城
堡主人索菲王后的喋喋不休。
  
  『你的屁股太瘦了,不适合生孩子,尤其是健康的男孩子,』王后对茜茜品
头论臀道,『而且你的头发是直的,而弗兰茨的头发是卷的,你们生出来的孩子,
上帝知道头发会是什幺样子……』
  
  『我并不想嫁给你儿子。』茜茜终于忍耐不住,打断了王后的话。
  
  『我亲爱的孩子,你当然想嫁给我的弗兰茨王子,伊什尔王国的继承人,要
不然你为什幺出现在这里。』洞察一切的王后笑着说。
  
  『我来这里是因为暴风雨,』茜茜抗声道,『我只是想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还有一些干衣服。』虽然大厅里炉火烧的很旺,但是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茜茜
还是冻得发抖。
  
  『制造机会和弗兰茨多相处,对吧?』睿智的王后陛下了解小儿女们的一切
把戏,对茜茜露出了狡黠而善意的微笑。
  
  『并不是这样的。』茜茜都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了。她看了一眼王后身边坐着
的弗兰茨王子,大眼睛,高鼻梁,薄嘴唇,长得还挺英俊,就是眉毛耷拉着,双
眼无神,面无表情,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别担心,亲爱的,』慈祥的王后大妈装作说悄悄话的样子说道,『我不反
对年轻姑娘们追求我儿子时耍些小手段,他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炙手可热。作
为过来人,我还可以教她们几招呢。』
  
  茜茜无话可说,她的牙齿冷得打战,强行抑制住转头沖进暴风雨的沖动。
  
  一个女孩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拯救了茜茜。『母亲,请原谅我打断您的话,
不过我觉得这样招待贵客太失礼了。』包括茜茜在内的所有人都扭头看到一个穿
着天蓝色长袍,草莓色头发的女孩走进大厅,『您不会希望她回到……』女孩转
头问茜茜:『对了,你说你是从哪儿来的?』
  
  茜茜的心放了下来,由衷感激这个女孩化解了她的尴尬。她和王子一样,大
眼睛,高鼻梁,薄嘴唇,宝石蓝的眼珠分外灵动,脸颊上的几点雀斑格外俏皮。
『波森霍芬,施坦贝尔格湖畔的波森霍芬。』茜茜尽量用平静的语气答道。
  
  『您不会希望她回到波森霍芬以后,告诉她的父王,她在这里受到了不礼貌
的待遇,不是吗?』女孩对她的母亲说道。
  
  『波森霍芬?』王后动容了,对茜茜露出了抱歉的神情,『不,并非如此,
我是想给你最好的款……』
  
  『跟我来,』蓝眼睛女孩一把抓起茜茜的手,『请接受我们的道歉。去我的
房间,你先换上我的衣服,然后再来用晚餐。』
  
  『请你原谅我的母亲。』蓝眼睛女孩把茜茜拉进一个温暖舒适的卧室,壁炉
里火光熊熊,『一涉及我哥哥的婚事,她就会变得不可理喻。你先烤烤火,我去
拿些毛巾。』说着蹦蹦跳跳出了房间。
  
  没一会儿,女孩捧着一堆毛巾回来了。『我叫内内,』她先用一块毛巾把茜
茜的长辫子裹起来,解开茜茜长裙的纽扣,『得赶紧把你弄干,不然你会冻感冒
的。』
  
  当茜茜的连衣裙毫无阻碍地落到地上时,她的脸红了,突然想自己的屁股是
不是真的太瘦了。不过当内内解下她湿透了的内衣时,她就把这个念头抛开了,
内内柔软,熟练的手指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很快的,茜茜裹在一条大毛巾里,坐
在火炉边,内内解开她的辫子,细心地一缕一缕擦干她的头发。两个女孩一边烤
火一边聊天,很快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你哥哥在招亲?我今天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茜茜问道。
  
  『这件事糟糕透了。』内内叹了口气说,『我哥哥都二十多了,还没成亲。』
  
  『嗯,的确糟糕,你哥长得挺帅的,』茜茜想到了刚才自己的遭遇,『一定
是你母亲太挑剔了。』
  
  『你也觉得他不错吧?有没有喜欢他?』
  
  『我喜欢你这样的。虽然你们俩长得很像,但是你哥太颓废了,我不喜欢。』
  
  『那真是可惜。』内内说道,『我哥其实原来不是这样的。
  
  『他本来很阳光很热情的,对生活充满渴望。他刚成年的时候,就骑上一匹
大白马,说要走遍全世界,寻找他的公主。
  
  『可是,他很天真地相信童话故事都是真的,一路上遇到美丽的公主,就要
晚上偷偷溜进人家的卧室,去吻睡梦中的公主。很快,他就有了个外号叫「强吻
狂魔」,公主们象防贼一样防着他。
  
  『一无所获地回家以后,母亲为他举办舞会,邀请各国的公主们来参加。可
是他看了灰姑娘的故事,每当心仪的公主参加完舞会準备回家时,他总要追上去
脱人家的鞋,于是又被称做了「恋足变态」,把公主们都吓跑了。
  
  『从此以后,我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说他再也不相信王子和公主的
故事了,认为所有来城堡做客的女孩,都是想嫁给他的假公主。』
  
  两个女孩为可怜的王子唏嘘不已。
  
  『说说你吧,』内内问道,『你是怎幺来这里的?』
  
  『我跟着马戏团巡回演出,遇到暴风雨,和马戏团失散了。』
  
  『马戏团?』
  
  『对,巴比利的马戏团。』
  
  『巴比利是谁?』
  
  『巴比利就是爸爸,他是波森霍芬的国王。』茜茜眉飞色舞地说,『我们波
森霍芬依山傍水,到处都是树林。巴比利天天带我们骑马,打猎,钓鱼,去树林
享受大自然,日子过得可开心啦。』
  
  『你的巴比利真了不起。』
  
  『是啊,巴比利还说,女孩子也需要外出走走,增长见识,所以我就隐姓埋
名跟着他的马戏团周游世界。』
  
  『真羡慕你可以到处旅行。』内内悠然道。
  
  『你也可以啊。』
  
  『可是,我需要旅伴,我们家可没有马戏团陪着我。』
  
  『那你跟我一起走吧。』茜茜热情地邀请,『我正赶回家参加我姐姐的婚礼,
你也一起去当伴娘吧。』
  
  『那可太好了,婚礼一定很热闹吧?』
  
  『那是一定的,好多国家的王子公主们都会出席,』茜茜怂恿道,『把你哥
也一起带上,没準他能找到心上人呢。』
  
  『这是个好主意,』内内点头赞同,『对了,你在波森霍芬有没有喜欢的男
孩?』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两个女孩安静了下来。内内梳理好了茜茜的长发,编成辫子盘在头上挽了个
好看的发髻。她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内衣和鞋袜,又给茜茜挑选了一件玫瑰色的
连衣裙。茜茜换上红裙,觉得可爱而低调,典雅而休閑,满意极了。
  
  两位公主手拉手来到餐厅,和王后王子一起坐下,僕人端上了丰盛的晚餐。
茜茜礼貌地感谢王后一家的盛情款待,餐桌上的气氛一度十分和谐。
  
  『巴伐利亚的波森霍芬王国?』索菲王后回忆道,『我知道那个地方,还曾
经和他们的马克斯王子有过一面之缘。』
  
  『您认识巴比利?』茜茜高兴地说,『他现在是国王了。』
  
  『巴比利就是爸爸的意思,』内内插嘴道,『原来您还认识茜茜的父王,那
我能跟茜茜去波森霍芬玩吗?』
  
  王后没有理她,问茜茜道:『那幺,你为什幺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我是和我的马戏团一起来的,暴风雨中走散了。』
  
  『马戏团?』
  
  『茜茜的巴比利组织的马戏团,』内内说道,『他们周游世界,到处演出,
可有意思了。』
  
  『原来你是个马戏演员,』弗兰茨王子突然开口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公主
呢。』
  
  『她的确是公主,』内内解释道,『只是跟着马戏团一起旅游。』
  
  『如何证明?』鸵鸟王子不肯相信。
  
  『难道她自己的话还不能证明幺?』内内不高兴了。
  
  『我亲爱的妹妹,你还年轻不懂事,』王子摇头道,『我们伊什尔的大街上,
到处都是假冒公主的女孩,想要嫁给你哥哥。可是你哥哥我,只能娶一位真正的
公主。』
  
  茜茜皱起了眉头,一双好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弗兰茨王子。
  
  弗兰茨根本不敢看他,自顾自跟自家妹妹说:『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公主凤
毛麟角,不是那幺容易找的。比如昨天来的那个女孩,走路外八字跟个螃蟹似的;
上星期的那个女孩,一走起来就风骚地扭屁股,她们怎幺可能是真正的公主呢。』
  
  这时候,僕人端上一盘烤白肠,暂时打断了餐桌上的话题。
  
  『啊,我最喜欢的烤白肠。』内内喜上眉梢,伸手从盘子里抓起一根白肠就
往嘴里送。
  
  『快放下,』王后斥道,『你是公主,吃饭怎幺可以随便用手抓。』
  
  茜茜朝内内眨眨眼,不动声色的把刚伸出去的爪子缩回来,举起了刀叉。
  
  『一个真正的公主,』王后继续刚才的公主话题,『皮肤娇嫩,柔若无骨,
说话低声细气,却充满了智慧。

    当她步入房间时,就像一阵微风一样无声无息,然而每个人都会注意到她的
存在。她的樱桃小嘴一点点,吃东西象鸟儿一样……』正巧茜茜正张大嘴努力把
一条大肉肠塞进去,内内忍不住噗哧一笑。王后瞪了她一眼,接着说道:『……
而且,公主从不在饭桌上哼哼。』
  
  内内嘟起嘴,用叉子猛戳香肠,闷闷不乐道:『对不起,妈妈。我想我不是
公主。』
  
  『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公主。』王后数落道,『你看你
……』
  
  『母亲,我想我们需要一个测试。』弗兰茨及时打断了王后的话。
  
  『测试什幺?』内内感激地看了弗兰茨一眼,赶紧配合转移话题。
  
  『证明是否公主的测试。』弗兰茨转头对王后说,『您认为公主的最主要特
征是什幺?』
  
  王后想了一下,答道:『毫无疑问,敏感性。』
  
  『那幺就麻烦您设计一个测试,确认女孩的敏感性。』弗兰茨王子道,『只
有通过测试,才能成为王储的新娘。』
  
  说完,他把餐巾纸放到盘子上,戏剧化地站起身,夸张地扬了扬头,阔步离
开了。王后转动眼珠,全力思索这个问题。茜茜和内内对视一眼,互相做了个鬼
脸。
  
  饭后,王后和内内带领茜茜去她的客房,就在内内卧室的对门。内内道了声
晚安,进了自己的房间。王后打开了客房的房门,将茜茜送进房间。
  
  茜茜走进房间,立刻僵住了,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险些从眼眶里掉出来砸
脚面上。
  
  床,如果真的可以称之为「床」的话,上面至少有二十个床垫,一个一个叠
在一起,床垫上还堆着二十条羽绒被,羽绒被上放着至少六个塞得满满的鹅毛枕
头。整个小山一样的床上用品,至少有两人高,一个侍女正小心翼翼在床头搁上
一架梯子。
  
  『这,这是什幺怪物?』茜茜感觉到不可思议。
  
  『今晚你的床。』王后平静地说,仿佛这是世界上最常见的事情。
  
  『劳驾,请问您有没有,呃,正常一点点的东西?稍微低一点点的?』
  
  『这是我们最好的客房,最尊贵的床铺,』王后高冷地说道,『你不会用拒
绝来羞辱我,羞辱我们伊什尔王国吧?』
  
  雨还敲打着窗户,茜茜别无选择,郁闷地说道:『我很荣幸。』
  
  『很好,』王后答道,『祝你睡个好觉,我们明早见。』
  
  王后走后,茜茜楞楞地盯着床山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脱掉玫瑰礼服,换上一
件干凈的白色纯棉睡袍。她检查了一下梯子,轻轻一推,摇摇晃晃很不稳定的样
子。
  
  『本公主殿下会骑马会打猎,会在钢丝绳上跳舞,还怕区区扶梯不成。』茜
茜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沿着扶梯颤颤巍巍往上爬。
  
  『耶,成功登顶。』茜茜爬到床顶,得意地比了个V字手势,一猫腰,滚到
了床上。
  
  『啊,救命啊。』只听一声惨叫,床上的茜茜不见了,她身下一空,直接做
自由落体运动,深深陷在了软软的羽绒被和床垫中。
  
  『偶卖糕的。』茜茜喃喃自语。她挣扎地张开四肢,掌握平衡稳住重心,在
床上拳打脚踢,脚终于勾到了床边的梯子。又经过了几分钟的努力,她总算回到
了梯子上,然后安全落地。
  
  茜茜看了看不可征服的高峰,挠了挠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端起蜡烛,
打开房门,看看四下无人,光着脚穿过走廊,去敲对面内内的房门。
  
  几秒钟后,睡眼惺忪的内内打开了房门,『茜茜?你怎幺了?』
  
  茜茜急匆匆地说:『我能进来和你一起睡吗?』
  
  内内没问为什幺,她嘻嘻一笑,抓起茜茜的手,把她拉进了房间。她把茜茜
的蜡烛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拉开被子,两人一起爬上床鉆进了被窝。
  
  『天哪,你的手可真凉,在门外冻坏了吧。』内内揉着茜茜的手臂,说道。
  
  两人面对面躺着,茜茜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
  
  内内继续搓着茜茜的手臂给她取暖,『你手臂上的肌肉真结实,对于女孩子
来说。』
  
  『我在家天天运动的,尤其是骑马,对塑造身材最有好处了。』
  
  『我去你家,你能教我吗?』
  
  『当然没问题。』茜茜喜欢内内的手指抚摸她手臂的感觉。她喜欢这个女孩
的气味,像香草和松树。
  
  茜茜大着胆子,把空着的那只手放到了内内的臀部凹进腰间的地方。她觉得
抚摸她手臂的手慢了下来,不小心偏离了她的手臂,在她的胸脯上蹭了一下。茜
茜觉得有点疼,紧绷绷的乳头硬了起来。
  
  『你的旅行最远到过哪里?』内内问道,她的手继续按摩茜茜的手臂,从手
指直到肩膀。
  
  『波西米亚,匈牙利,克罗地亚,米兰,我都去过。』茜茜的手慢慢下滑,
停留在内内的臀部上。她希望上帝能够让她在微光中看清对面那个女孩的脸。
  
  『那幺远?』内内问道,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喘,『你的胆子可真大。』
  
  『你真的这幺认为?』茜茜的手动了起来,慢慢抚摸内内的臀部。
  
  『千真万确。』内内说道,她的手再次刷过茜茜的胸脯,这次感觉更加刻意。
『你做过最大胆的事情是什幺?』
  
  茜茜咬了咬嘴唇,她的身体在催促她,并替她做出了决定。
  
  『是我还没有做过的。』茜茜把手伸到内内的脸上,抚摸柔滑的脸颊。昏暗
中内内把脸凑过来,茜茜一嘟嘴,就亲到了内内的嘴唇。柔软的嘴唇吻在一处,
茜茜张开嘴,内内轻轻一吸,茜茜的舌头顺势伸进了内内的嘴里,舔内内的嘴唇
内侧,然后觉得内内的舌头迎了上来,和她的舌头搅在一起。
  
  茜茜握住拳头,控制自己的双手不要乱动,踌躇着要不要去脱掉内内的睡衣。
一时沖动之下吻了内内,那幺快进入下一步似乎有些操之过急了。她不情愿地缩
回脑袋,低声道:『这是我做过的最大胆的事情。』
  
  令她惊讶的是,内内使劲把她推翻在床上,让她身体朝上仰躺着,然后掀开
被子,跨坐到她身上,从头上脱下了自己的睡衣。完全赤裸,完全美丽,她玲珑
有致的曲线在微弱的烛光下,处处都是诱人的阴影。
  
  长长的辫子垂下来,辫梢拂弄着茜茜的肩膀,内内给了茜茜一个俏皮的笑容,
『我敢打赌,我们可以更加大胆。』
  
  茜茜忙不叠地点头,呼吸有些急促。她拉下自己睡衣的肩带,内内熟练地帮
她把睡衣脱下。
  
  她们再次接吻。茜茜双臂环绕搂着内内,放纵自己的双手,任由它们在内内
光滑平整的后背上漫游,然后逐渐往下,滑向内内的翘臀。内内顽皮地扭来扭去,
不让她轻易得手。茜茜心头的火焰越烧越旺,窗外的暴风雨都无法浇灭。
  
  『你以前做过这种事吗?』茜茜问。
  
  『我从十六岁开始就和女僕做这些啦。』内内说着,把头埋进茜茜的胸脯,
交替吸吮她的乳头。『你的乳头真棒,又大又挺,』内内说道,『所以我送你那
件玫瑰色的裙子,式样和颜色可以掩护住明显的凸起,只有我却能清楚地看见。』
  
  内内离开了茜茜的胸脯,嘴唇往下探索。茜茜张开双腿,内内却只在茜茜的
芳草地边缘舔了一口,稍沾即走,越过敏感部位,去吻茜茜的大腿。茜茜不乐意
了,扭动屁股去迎接内内的嘴唇。内内的舌头在茜茜的大腿根部画了几个圈,然
后像盖图章一样重重吻了上去,用力吮吸。茜茜像被雷打中一样直挺挺躺回了床
上,双拳紧握,脚尖绷直,长长地呻吟了一声。
  
  内内开始摆弄茜茜柔软茂盛的芳草地,用修长纤细的手指把阴毛梳理整齐,
先梳了个中分,再换了个侧分,想了一想,把阴阜上面的一小撮阴毛往下梳了个
刘海,这才满意地叹口气,羡慕地说道:『你的阴毛长得真好看,我下面就什幺
也长不出来。』茜茜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内内的嘴唇像小鸟进食一样小口小口啄着茜茜的敏感地带,等到露水打湿了
树丛,伸出舌头,长驱直入,穿透了茜茜的身体。当内内的舌头撤出时,茜茜奋
力挺起臀部追随,却还是摔了下去,无力地瘫在了床上。
  
  『你的味道比辛蒂好得多。』内内说。
  
  『我是个公主,』茜茜气喘吁吁地说,『我的小妹妹像蜜糖一样甜。』
  
  内内咯咯的笑,手指逗弄着黏糊糊的蜜糖,『我最喜欢吃糖了。』
  
  她的舌头又开始工作,找到了共鸣的节奏,用胳膊抱起茜茜的大腿,扛到肩
膀上,跟随茜茜臀部的晃动一起摇摆。茜茜咬着嘴唇,无法抑制自己的呻吟。内
内热切的舌头到处游动,有时甚至离开蜜糖去舔一下茜茜的手指,最后停留在才
露尖尖角的小豌豆上。
  
  内内的舌头在小豌豆上画着圈圈,力量和速度越来越快,小豌豆在耕耘下成
长起来,很快就含苞欲放。茜茜把手放进自己的嘴里,吮吸手指试图保持沈默,
然而在内内的刺激下,很快呼啸着进入了高潮,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飘到了空中,
激情在整个城堡内盘旋。
  
  当她从空中回到床上时,内内用柔软细致的舌头清洗她融化了的蜜糖,然后
吻她的嘴。茜茜觉得甜甜的,鹹鹹的,小鹿身上麝香的味道。
  
  『原来我自己的味道是这样的,』茜茜很不公主地吧唧吧唧嘴,『现在我想
品尝品尝你的味道。』
  
  『是,殿下。』内内很顺从地答应了。
  
  茜茜翻身把内内压到身下,分开了内内的双腿,发现内内的大腿丰满柔嫩,
圆滚滚的屁股果然比自己的大多了。她的阴阜鼓涨高耸,阴唇肥厚,粉嫩粉嫩的
没有一丝毛发,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茜茜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唾沫,一口咬
了下去。
  
  内内的屁股在她的嘴上晃动,茜茜的舌头有些笨拙不听使唤,内内只好自力
更生。或许这正是她需要的,她的臀部开始抽搐。茜茜用手指轻抚蜜桃,使之膨
胀的更加厉害。茜茜的努力工作下,内内知道高潮来临了,她擡起屁股,坚硬饱
满的豌豆贴紧茜茜的嘴唇,臀部轻摇,嘴里发出长长的呻吟,婉转缠绵,任由高
潮沖刷着自己的身体。
  
  潮退之后,两个公主再次鉆到被窝底下,搂抱着亲吻。茜茜腾出一只手,大
胆地抚摸内内的胸脯。
  
  『我们明天一早就一起回波森霍芬,』茜茜说道,『然后我们结婚吧。』
  
  『结婚?你和我?』
  
  『没错。』
  
  『我母亲会给气疯的。』
  
  『不会的,她想找一个王国联姻,把你嫁到波森霍芬,也是一样的。』
  
  『可是,我们都是女人啊,女人和女人也能结婚?』
  
  『那当然,我们那里完全没有问题的。我跟你说的我姐姐的婚礼,和她结婚
的,就是萨克森王国的公主。』
  
  『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们那里的人,胆子真大。』
  
  茜茜在昏暗的烛光下对她微笑,她捏起了内内的乳头,『说到大胆,你说我
们是否能够更加大胆些?』
  
  『是的,公主殿下。』她们再度开始了她们的欢乐。
  
  第二天清晨,折腾了一夜的两个女孩刚刚睡下,就被敲门声吵醒了。
  
  『谁啊?』内内打着哈欠问道。
  
  『是你的母后,还有弗兰茨王子。』门外的索菲王后答道,『你看见茜茜公
主了吗?她的房间里没人。』
  
  『我在这里。』茜茜高声道,『我很抱歉,我房间里的床实在太不舒服了。』
  
  房门打开了,王后和弗兰茨王子一起走了进来。
  
  『母亲。』内内抱怨道,然后很庆幸在睡觉之前她和茜茜又重新穿上了睡衣。
  
  王后没有理她,直接对茜茜说道:『床很不舒服?』
  
  『非常不舒服。』
  
  『你没睡好?』
  
  『绝对没有。』
  
  王后笑了,张开双臂对茜茜做了个欢迎的动作,乐呵呵地说:『你是一位真
正的公主。我在二十张床垫和二十套羽绒被下,藏了一粒豌豆。只有皮肤最娇嫩
最敏感的公主才能发现,并且受到困扰睡不好觉。』
  
  『豌豆?』茜茜瞠目结舌,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喃喃道,『昨晚的确是因为
豌豆的关系,我没睡好。不过我喜欢您家的豌豆。』
  
  王后点头笑道:『你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弗兰茨王子突然走到茜茜一侧的床边,单膝跪地说道:『我亲爱的公主殿下,
请让我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答应做我的新娘。』
  
  『不,弗兰茨,你是一个好人。』茜茜发完好人卡后,搂住身边的内内,『
可是我并不爱你。我爱的是内内,我要和内内结婚。』
  
  王后和王子异口同声:『什幺?!』
  
  茜茜转头对王后说道:『我们波森霍芬是巴伐利亚最大的王国之一,我的父
亲马克斯国王交游广阔。我和内内结婚以后,您和您的王国,都将收获整个巴伐
利亚的友谊。』
  
  茜茜又对王子说:『弗兰茨,我代表波森霍芬,邀请你去参加我姐姐,海伦
公主和萨克森的伊丽莎白公主的婚礼。到时候会有好多贵族名媛来观礼,没準你
能找到你的真爱。』
  
  王后和王子默然,一起看着内内。
  
  『我同意。』内内拍手道,『我们都去波森霍芬,妈妈,你也一起去吧,难
道你不想见见你的老相识马克斯国王陛下?』
  
  于是,茜茜会合了失散的马戏团,和内内公主,索菲王后,弗兰茨王子一行,
在伊什尔王国的侍卫长波克尔上校的护卫下,一起来到了波森霍芬。
  
  茜茜姐姐的婚礼结束以后,马克斯国王和索菲王后,为茜茜和内内举行了盛
大的婚礼。婚礼上,弗兰茨王子结识了来自匈牙利的安德拉希王子,两人一见钟
情。
  
  从此,王子们和公主们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nbs
【完】